「爺爺」參上! – 王榆鈞專訪

這次王榆鈞參加P Festival,她將會以兩種不同的方式和Andrea Neumann同台演出。台北場,王榆鈞很慷慨地帶著她心愛的鋼琴「爺爺」來到噪咖演出。台南場她會以最愛的吉他和觀眾相見歡。台北和台南的觀眾都可以看到王榆鈞和Andrea Neumann兩位女性藝術家即興合奏。

 

王榆鈞的「爺爺」是一台己報廢的鋼琴,被原本的主人丟棄,王榆鈞收留它。隨著時間經過,「爺爺」越來越頹圮,現在他己經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站立,必需斜靠在牆上。他也不像一般的鋼琴有悶音器節制著,所以只要家裡有比較大的聲響,「爺爺」的絃就會嗚嗚~地回應它。因為沒有辦法以正常的方式彈奏,每次撥絃彈奏爺爺,手都會起水泡。王榆鈞認為物件有其生命,她非常珍惜。想到爺爺曾經被多少人彈過,腦袋裡就充滿各種思緒,她正在準備這場演出,也會是自然而然由情感出發。目前還在準備中,王榆鈞會為台北和「爺爺」一起演出定標題。

 

以下是經過整理後的訪談:(訪談/整理:KK)

P:鋼琴對你而言是什麼呢?

鈞:優雅的樂器,相較於吉他的流浪感,鋼琴在音樂表達上的面向可以非常全面、廣泛。

王榆鈞說她小學一年級學過鋼琴,那時候就很喜歡自彈自唱,但鋼琴學不超過半年就不想學了,主要的原因不是練琴無聊,而是每次練琴要離開家人自己走到三樓去彈,覺得怕黑又怕鬼…

 

P:看過哪些印象深刻的鋼琴演出嗎?

鈞:其實我蠻常看鋼琴獨奏的,古典音樂我喜歡巴哈,他之於我像是爺爺,他的賦格尤其不可思議!舒伯特的曲子很美,馬勒和柴可夫斯基很有情人的感覺,他們的音樂很濃烈。今年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五月的法國大師巴佛傑 Jean-Efflam BAVOUZET的獨奏會。很多人都喜歡德布西,但我卻一直對他的作品無感,一直到聽了巴佛傑彈奏,我突然「懂了」,找到了可以走進德布西世界的鑰匙。

 

樂評焦元溥談巴佛傑的演奏

 

P:我們己經聊過你演出的內容和與Andrea Neumann合作的準備,你認為即興是什麼?這件事情會帶給你壓力嗎?

鈞:我沒有特别的設定,不管我們合作是是完全的即興,或者有限度的即興都好。我認為即興是隨時能把當下的感覺用樂器表達出來,以及和其他的藝術家對話。這是或許可以訓練的,但似乎和天份、感受力有關。我很喜歡李世揚的樂團「卡到音」,演出時,他們邀現場讓觀眾講出數種四字成語,樂團再從其中挑出幾個即興演出,我看得超開心,非常過癮,他們真的很棒,這種表演的互動性超好。

 

 

P:你怎麼看這次和Andrea Neumann同台演出呢?

鈞:我和她很不一樣的地方,剛好也是我們出現在同一場表演的原因,就是「鋼琴」,她想要給鋼琴新的聲音,因此改造這個樂器;而我卻是極其所能的希望「爺爺」能不要有任何改變,樂器是有生命的物件,我希望能盡可能地延續它的生命,這是很有趣的組合方式。

 

P:給觀眾的建議:

鈞:這場演出是適合當作「展覽」來「聽」的,常跑美術館看展覽、喜歡新嘗試,對藝術有趣的人都蠻適合,而且因為這次的演出實驗性很強,而最刺激的地方就是實驗是有可能成功,也有可能失敗的……但我不害怕失敗,哈!很期待這個演出。

 

 
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9.11 (五) 台北
Inside Piano 內部鋼琴,比起一般的鋼琴,承載了更短的歷史與更多的聲音,探索新聲音,就是她最主要的目標。(詳細介紹)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9.11 (五) 台北
第五屆金音獎最佳民謠專輯得主,除了是優秀的女唱作人,也有許多聲音實驗的想法與企圖。(詳細介紹)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9.16 (三) 台南
德國echtzeitmusic運動的核心成員,新音樂、自由爵士、即興音樂、實驗音樂任何聲音的探索都樂於嘗試;Andrea的「內部鋼琴」經過20年的研發,由特製的鋼琴骨架製成,並可攜帶移動,由內而外重新定義「鋼琴」這個樂器。(詳細介紹)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9.16 (三) 台南
共同演出的台灣藝術家,第五屆金音獎最佳民謠專輯得主,這次合作兩人除了各自的演出,還會為台灣觀眾帶來即興音樂合作。(詳細介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