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個可以超展開的問題-Sylvain Chauveau 專訪

在10/20、10/23的演出前夕,P Festival訪問了2015 P Festival 寫意場0樂團的Sylvain Chauveau。聽聽當事人的說法,確認一下0是一個「什麼樣」的樂團。在這個專訪之後,似乎美學變得清晰了點,但樂團的自我定位卻還是朦朧而自由的。

當他提到布列松、高達、甚至Rachel Grimes的時候,難掩興奮之情,變成一個很難和他搶票的堅強迷弟!

多產的 Sylvain Chauveau 以隨機點名方式清算自已的發行和參與過的樂團,感覺則有點萌;最令我們興奮的是,當然是Sylvain分享的電子專輯,但像「小津很美國」這類的評論就無限展開了,觀眾朋友們可以在演出結束後好好的和樂團聊一聊。

還有兩週,到時我們大家現場見真章了。


 

Q1:2007年你來過台灣參加野台開唱,當時對台灣的印象如何?

S:很難說,我在台灣只待了兩天,其中一天還是表演,不過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台灣超熱而且超潮溼(當時是七月底)。我也對野台開唱的規模印象深刻,好大啊!九個舞台,包含像Yo La Tengo這種大團。在戶外表演感覺很奇妙,表演時頭頂還有飛機飛過,總之是很大的回憶。


Q2:就我們所知,0是一個很好玩的打擊樂集,有時候你本身彈吉他的方式也好像把吉他當成小型的打擊樂器一樣…但即使以打擊樂為主,音樂的旋律還是很豐富。是什麼讓你想要參與這樣的樂團呢?

S:其實我們不認為0是一個打擊樂集。事實上每有新鮮的事件,0樂團就會轉變。樂團的核心是Stéphane Garin (打擊樂器), Joël Merah (吉他) 和我 (吉他)三個人。但表演的時候你可能會看到一群打擊樂手,或者鋼琴、長笛、弦樂組成的重奏團。團員組成可能只有3個人或者5人,6人,9人。在這個樂團裡,有音樂的自由和真正的民主。我們可以演奏各自的曲子,或者演奏Steve Reich, John Cage, Philip Glass的作品,當然年輕作曲家的作品我們也會演奏啦。不可諱言的打擊樂器在這個樂團裡的角色很顯眼。(鐘琴、馬林巴琴、電顫琴、木魚、金屬等等)我真的很愛這個團因為我們可以做任何事,自由自在的。


Q3:我們找到一篇很久前以的訪談,你提到高達和布列松給你很多音樂上的啟發,我們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影響你的?還有作為影迷,你最喜歡的高達電影是哪一部呢?

S:布列松對我影響超大,因為他的藝術追求,以及不可思議的壓抑感。他書寫自已的作品也非常澄澈,聰明。像他說“確定你試過任何能在不動與沈默中溝通的方式”……我實在不能同意更多。至於高達,他的激進、不顧他人眼光的的能耐深深觸動我。我最喜愛的高達電影是“Pierrot le Fou”(譯註. 狂人皮埃洛,2014年高雄電影節曾播出)


Q4:還有談談小津安二郎?除了小津,你似乎非常鍾意老一輩的日本文化?

S:小津是20世紀日本最重要的導演,但奇怪的是,文化上他同時非常的日本,也非常的美國。我很多年前就開始迷戀日本,日本美學上的精細與我很有連結,我喜歡文古老的日本文化:莊嚴的和式花園(zen garden),wabi sabi,茶屋等等…我也喜歡一些現代文化,邊緣性格的音樂人像Ikeda, Nakamura等等。

註. 關於 wabi sabi,推薦最近狂拍貓咪的行人出版社這本《Wabi-Sabi:給設計者、生活家的日式美學基礎》


Q5:今年P Festival本來是邀請Rachel Grimes和0一起來台灣演出,當中也會有合作的部份。但最後這計劃今年無緣實現,我們仍然十分好奇你怎麼認識Rachel,和她一起演出的想法是如何呢?

S:她為她的樂團Rachel’s作了這張專輯 “Music for Egon Schiele",1996年發行。算是改變了我的音樂生涯,我開始不再和搖滾樂手合作,開始彈鋼琴與弦樂。在2000年的時候我甚至寫信寄了一些音樂給她,她也很友善地的回應了我。在那十年之後我們終於見面成為朋友,直到現在我都很死忠的跟隨她在音樂上的每個舉動。去年我和她一起完成了一場表演,0也改編了好幾首她的曲子。所以想要和她一起巡迴是很自然合理的。

旁白:是不是?去年就有跟大家講,Rachel Grimes “Music for Egon Schiele"真神作也


Q6:你曾盤點過自已到底發了多少專輯嗎?或參與過多少樂團呢?

S:我發行過11張個人專輯(包含EP)。和0一起發的專輯差不多有五張或六張,另外還有一個雙人團On,還有一團叫Arca,另一個叫Micro:mega,還有我的第一個團叫Watermelon Club,哦,還有一個和Felicia Atkinson一起的。

旁白:這種聯想方式很有藝術家腦內有天線的味道,不一次講完,也不會按照年代,激賞。 (詳細專輯列表


Q7:很多人認為你是作曲家/多重樂器的樂手,我們也很好奇你為什麼要翻唱Depeche Mode的專輯,你也在2007年的野台唱過,你對自已的聲音的評價如何呢?

S:我不是訓練有素的歌手,我不練習的,但我喜歡唱歌,從差不多十八九歲的時候。現在我43歲了。我用愉快的心唱歌,而不是用技巧唱歌,在2005那張專輯Depeche Mode翻唱專輯中我的聲音還很嫩,但現在我的聲音變得比較熟了,我想是吧。我很喜歡在實驗性強的音樂背景中唱,這很有冒險性。我更喜歡認為自已是實驗性的吟唱者。

旁白:都怪問題太大膽,讓人直冒冷汗


Q8:你最愛的電子音樂是什麼呢?

S:抽象的東西。
幾乎不要有任何的節奏(beat)(除了Autechrer,有時候有)。我更喜歡Eliane Radigue, Ryoji Ikeda, Alva Noto, Sachiko M, Toshimaru Nakamura, Bernard Parmegiani…也是安靜的東西。

Sylvain Chauveau
official website
Facebook
0 - website


2015.10.20(二)@ 台北 華山拱廳

「寫意場」0 & haruka nakamura PIANO ENSEMBLE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10.20 (二) 台北
0是吉他手Sylvain Chauveau為首的當代樂集,常以木吉他、鐵琴、木琴以及迷你打擊樂器翻玩現代音樂大師的作品(詳細介紹)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10.20 (二) 台北
haruka nakamura和日本年輕一代的製作人、廠牌有很密切的來往,他本身嘗試過電子音樂,而後轉成鋼琴、吉他為主的弦樂小品。他的音樂氛圍顯著,非常感性,吸引的聽眾群也相當年輕。(詳細介紹)

2015.10.23(五)@ 台南 涴莎藝術展演中心 (永華館)

「寫意場」0 & haruka nakamura PIANO ENSEMBLE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10.23 (五) 台南
0在台南會以四人編製,為小津安二郎的黑白默片” I Was Born, But……”現場配樂。這部電影敍述一名男孩漸漸了解人情事故的成長,Sylvain Chauveau是影痴,相信觀眾也很好奇他對日本電影的觀點。(詳細介紹)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10.23 (五) 台南
中村 遼台北、台南演出雖然只有歌序上輕微的變動但他在台灣早有樂迷。為了這次訪台也邀請新加坡女歌手April Lee參演,為有人聲的曲子獻唱。(詳細介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