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興,用聲音與他人的情感接觸 – Andrea Neumann 專訪

今年的P Festival主題是「世界的碎片」,有感於數位化對人際關係及人與世界的關係帶來的改變,演前訪談我們邀請了不同領域的人士對演出者提問,並以各自獨特的方式呈現,也希望能觸及音樂家的哲學思維,與他們面對世界的主要方式。我們相信世界可能變得很破碎,但當你參與一場好的音樂會,在完整而專注的聆聽過程中,時間還是能回歸它的連續性。

2015.09.11 王榆鈞 Yujun Wang

王榆鈞 (P Festival 2015)

去年與 Andrea Neumann 從台北演到台南的女唱作人王榆鈞,絕對是最適合的訪問者,超合拍的兩人在相處之後,竟然聯合創造了結合彼此作品的劇場式演出,駐村創作都不見得能這麼順利啊!

去年因為完售而買不到票的朋友,今年可別再錯過"Berlin Quartet" 的即興演出了啊!


P = P Festival,王 = 王榆鈞

「王榆鈞的問與答」

P:最近一次看到的鋼琴演奏是
王:2016年 5月 10號 ,國家音樂廳,「法國音樂藝術節」水之禮讚:伊蓮‧葛莉茉鋼琴獨奏會

演出曲目 |「水之禮讚」

貝里奧:《水》
武滿徹:《雨樹素描II》
佛瑞:《船歌》,作品5
拉威爾:《水之嬉》
阿爾班尼士:《阿美里亞》
李斯特:《德埃斯特莊園的水戲》
楊納傑克:《在霧裡》,作品1
德布西:《沉沒的教堂》
布拉姆斯:第二號鋼琴奏鳴曲

P:對您而言,2016是怎麼樣的一年?
王:曲折、多磨難的一年

P:您認為P Festival 是怎麼樣的一個音樂節?
王:是我每年都會非常期待的一個音樂節,它打破了古典鋼琴的限制,跨越各種音樂類型,鋼琴更好 玩了,從世界各國邀集而來的音樂家們,在他們的演繹中讓我們對於“鋼琴”的想像從平面變得立 體,並且迷人。


A = Andrea Neumann,王 = 王榆鈞

訪問開始

2015.09.16 Andrea Neumann

Andrea Neumann (P Festival 2015)

王:2016年是怎樣的一年?
A:2016 年對我來說特別的地方是,柏林來了很多外國人,從敘利亞、阿富汗。這改變了這個城市的景像,也改變我觀察事情的方式。而我決定花些時間跟一個阿富汗家庭接觸,並且參與他們的生活。這是一個目標的轉變:從只參與音樂,到一個跟自己專注的目標完全不同的情況。

王:您對自己的音樂有什麼樣的期許?
A:我的音樂如同行走。

王:您認為人性最珍貴的特質是什麼?
A:同理心。

王:Prepared piano 對你來說最大的吸引力是什麼?
A:能夠創作出屬於我的聲音。

王:演出的“現場演奏“與”現場表演“,如何達到一個平衡?
A:在一些個人作品裡,我會將演奏樂器與表演元素結合。

王:怎麼看待音樂的“現場即興”?
A:透過聲音與他人的想法、創意、情感接觸,是一種很美的方式。

王:現階段有什麼特別想突破的聲音上的哲思?
A:你是指我是否試圖在現場演出狀態裡創造出些新東西?
我並不會特別嘗試,不過有時候會發生。

王:從古典鋼琴走到現今,這過程中有特別受到哪一位音樂家或藝術家的啟發嗎?為什麼?
A:我喜歡這樣想:我聽過的音樂都能夠對我產生影響。
而我也受跟我一起工作或談話的音樂家影響。

王:接下來有什麼樣的新計畫嗎?
A:我的樂團 “Les Femmes Savantes” 會與一個居住在柏林的歌手Margareth Kammerer,而我們的合作便嘗試將實驗聲響與他的歌曲融合。

王:音樂與聲響對你來說有意義上的差別嗎?在演出時會刻意避開旋律性的樂音出現嗎?
A:對我來說,音樂與聲響並沒有差別。有時候我會嘗試將旋律性的東西與我的聲響世界整合。

王:像是“Letraton Nr. 9”這樣的個人solo,與在 Festival Trama 與其他音樂家合作演出,同樣的都非常具有表演性,但在實際演出過程狀態裡,有沒有什麼特別不同的地方?
A:兩件作品都是用預錄的聲音與同步的動作。“Letraton Nr. 9”專注在樂器(inside piano)的特色以及我所製造出的聲音,還有如何整合聲響與動作。而在Festival Trama的那一場合作演出,則是專注在動作以及樂團聲音的整合。

王:去年來台北比較是以個人的形式演出,今年將會以樂團的方式來呈現。如果沒有外在條件的限制,是什麼樣的情況會讓你選擇solo表演或與他人合作?或者是針對每次演出的主題不同而調整?
A:這件個人作品與四重奏的表演方式會非常不同。這件個人作品是作曲作品,而四重奏帶來的是即興演出。兩者在音樂上各有不同的特質,且對我來說都很重要。

王:音符能用五線譜或其他方式紀錄,哼出旋律是很具體的。但聲響很抽象。在你的創作歷程裡,對於“sound"的靈感從何而來?是在每次每次實驗的過程中慢慢發現,還是它們是腦袋裡的聲音,而你試圖把它們製造出來?
A:兩種情況都會發生,有時候腦袋裡會有聲音,而我便找尋方式把它製造出來。有時候樂器或在準備電子器材的過程中,會發出一些聲響,而我就繼續追隨這些聲響。

王:什麼是你在聽覺世界裡追尋的最大主題?
A:振動。


P FESTIVAL 2016

10.19 (三) @ 臺灣大學藝文中心雅頌坊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已結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