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微主義循環美學:Lubomyr Melnyk

現年68歲的Lubomyr Melnyk,誕生於1948年的慕尼黑。

來自一個烏克蘭的二戰後移民家庭,在Lubomyr Melnyk出生後,全家移民至加拿大。1950年到1969年間,落腳在加拿大中部的城市—溫尼伯(Winnipeg),度過他人生前半段的黃金時期,也完成他的拉丁文與哲學學位;1970年則到離家略遠安大略省的京士頓市(Kingston)取得哲學研究所學位。而後,Lubomyr Melnyk前往巴黎,開啟他音樂之路上的重要端點。1975年至1985年間,與美國編舞家 Carolyn Carson在巴黎歌劇院一起工作的這段時間,完成許多與現代舞結合的作品。跨界與時間醞釀的機緣下,他的音樂逐漸成熟,形塑起一個新的世界。

Lubomyr Melnyk 標誌性且近乎無人能超越的「循環鋼琴」(Continuous Music)來自多方面的元素影響。自小便接受貝多芬與布拉姆斯的薰陶,驚嘆於蕭邦、莫札特、巴哈等古典作曲家所製造出的美麗樂句。成長後,在摸索個人創作之路的他,選擇不傾向太過於精算的前衛傾向音樂,而嘗試以另一種方式的突破,在無調性與和諧音樂間找尋平衡。在此時影響Lubomyr Melnyk最重要的作品出現:1968年,Terry Riley近乎定義極微主義的重要作品《In C》,喚起他的靈光一現,帶領進入新境界。

除了音樂上的啟發外,還有技術層面的考量使循環鋼琴成形。當時如Philip GlassSteve Reich等極微主義作曲家傾於編寫多項樂器的作品,並能夠邀請多位樂手演奏。為塑造飽滿的聲響所必須的多項樂器演奏,不是單一人就能夠辦得到,所費也不貲,而當時在巴黎奮鬥的Lubomyr Melnyk是連餵飽自己都困難的窮困。這樣的困境,反而推使Lubomyr Melnyk研發出新的技巧,循環鋼琴於焉誕生。使用古典訓練的紮實技巧,綜合起受Terry Riley的影響,以連續宛若流水的音符串與不間斷的踏板,一人組合起飽滿延展的聲響範圍。而在極微主義之外,繁複的琴音也受印度西塔琴演奏家Ravi Shankar、英國吉他手John McLaughlin所啟發。在樂器上的手指跑位、音樂的複雜性、以及所掌握的複雜節拍,催發著流速音符串的成形。這些因素激發著循環鋼琴的萌發,使Lubomyr Melnyk的鋼琴聲聽起來是遠遠超過一台鋼琴的組合。從這裡開始,Melnyk逐漸找尋到他的循環鋼琴所需的兩項重要技巧,且在未來的兩年內逐漸成熟。

1985年,Lubomyr Melnyk 在瑞典完成兩項創舉:連續以每秒超過19.5個音符的速度演奏,以及在一個小時內以每秒13-14個音符的速度連續演奏,共彈奏出93,650個單音。抽象數字描述下的繁複樂音,須具備兩項條件才有機會達成:第一、能夠寫出且記憶住連續一個小時長的音符串,約莫十萬個音符;第二、要擁有能夠連續彈奏那些音符45分鐘的體力。想像著在彈奏中,兩隻手必須成為獨立的實體聯繫著不一致的音符串,並將兩邊的音符從支流匯集到主幹的場面,是需要多少氣力的默契與內力連接。達成如此熟稔的狀態,需要體力、精神上的絕佳平衡,而如此全然喚起體內的潛力,以Lubomyr Melnyk所言,就像功夫或太極。當一股特殊的能量自身體裡成長,經過不間斷的特殊訓練,鋼琴家能夠像武士一般,表演所謂的「不可能」之事。循環鋼琴讓鋼琴家和鋼琴產生新關係,在身體內形成的新能量,達成有著超越的靈魂、且富有力量、控制力的身心靈合一。身心靈的結合很抽象,但在七零年代的巴黎過著如同嬉皮般的生活,享受哲學、或藥物助興的任何思考,抵達更佳超越的遠大目標似乎也不為可能。

名聲或財富不是Lubomyr Melnyk所專注的,一心只投射他在鋼琴上。花了兩年的時間專研如何使循環鋼琴可能,在他的音樂之路上,卻花了更多時間讓更多人認識、接受他。在某段時期裡,Lubomyr Melnyk宛若跟音樂世界脫離關係。1985年至2012年間,是近乎完全沒有活動。而在1974年至1985年間,他的機會也僅是只有20多位觀眾的場合。縱使「循環鋼琴」的技法訂立了難以超越的技巧,然而在他的成熟階段,因為無法被理解而好似一直被他最愛、擁護、想成為成員的古典世界所隔離。在今日,人們逐漸認識他,是與德國鋼琴家Hauschka接觸開啟了大門。在Lubomyr Melnyk的學生介紹下,Hauschka邀請他去他在杜塞道夫所策劃的Approximation Festival,而後開啟至科隆演出的機會。在科隆,遇見美國音樂家Peter Broderick與德國鋼琴家Nils Frahm,展開接下來的合作,開啟2013年劃下新里程的《Corollaries》的出現,而後連續英國廠牌Erased Tapes Records的發行,也和英國吉他手James Blackshaw合作產出《The Watchers》,並於今年重回古典廠Sony Classical發行新作《Illirion》。

得來不易的成果,從七零年代奮鬥到下一個世紀,也形成Lubomyr Melnyk最大的恐懼。「我好害怕這音樂會跟我一起埋葬。」越來越少鋼琴家願意、且有興趣學習新的技巧,或是沒有足夠的能力掌握。他曾出版過書籍《OPEN TIME: The Art of Continuous Music》 (1981)、譜集《22 Etudes》(1981),設法為保存此項技能而留下精華紀錄,在個人網站上也寫了許多宛若教科書的真誠金玉良言。Lubomyr Melnyk的恐懼證實循環鋼琴所投射出的高度,近乎等同即將消逝的語言般存在,超越可能之事的具象化音符串成為非常珍稀的寶藏。


P FESTIVAL 2016

10.21 (五) @ 中山堂光復廳

已結束

已結束

高齡68,以「循環鋼琴」的演奏技法穿越了屬於他的音樂生涯,最快每秒可以敲擊19.5個音符,被譽為「世界最快的鋼琴手」。

已結束

已結束

在無與倫比的演奏技法下有著透徹的琴聲,純淨的內涵流動於指尖,像是有生命的河流,隨著不同型態,描述著多年生命的經驗,延展內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