調音器:Peter Broderick – P Festival 2016

2007 年 Peter Broderick 步出他位於波特蘭的住所,隻身踏上了歐洲巡迴的旅程。在此之前,他戲稱自己是「一人大樂隊」(one-man-orchestra);為 M.WardZooey Deschanel 錄音伴奏,為 Horse Feathers 的演出奔波,直到他遇到了丹麥獨立樂隊Efterklang

 

Peter Broderick 的步履,有時看來就像《在路上》的傑克.凱魯雅克;夢想是幾萬公里以外的流浪。如果當時他沒有搭上Efterklang 歐洲巡迴的列車,日後就未必會有出版《Docile》、《Float》這些作品的機會,更不可能從一名 Session Musician 變成歐洲新古典音樂體系的一份子。

Peter Broderick 來到歐洲的第一站,是兩位瑞典人開設的「戰後當代藝術」單位 Kning Disk;當時整個歐洲樂壇充斥著 Modern-Classical 的音樂變革與遷徙。擅長多項樂器演奏的 Peter Broderick,很快地適應了這種音樂形式;英國獨立廠牌 Type為他發行的兩部作品《Home》、《Float》絕對是標幟性的作品,也是他入主歐洲兩大獨立音樂體系Bella UnionErased Tapes的跳板。

個人音樂作品之餘,Peter Broderick亦跨界為英國編舞家Adrienne Hart的現代舞蹈劇配樂,後衍生為作品《Music for Falling from Trees》;日後又為紀錄片【Confluence】製作配樂《Music For Confluence》,以準繩的情緒器樂配置,一腳踏進「配樂家」的行列。


去年才剛回歸田園、推出唱作專輯《Colours of the Night》,Peter Broderick 今年又帶來了全新作品《Partners》,一張受到 John Cage 啟發的隨機概念創作。

Peter Broderick 這次來台即將於曾是美軍在台營區內的教堂-雅頌坊演出;相信對他而言,不會是個陌生的演出環境。不算大的獨立空間、剛剛好的迴音與空間殘響,緊密地依附著Peter Broderick迷人的嗓音,最適合不過了。  文/(OR)伊森

Official Website


P Festival 2016

10.1 (六) @ 臺灣大學藝文中心雅頌坊

已結束

已結束

鋼琴只是他的樂器之一。通常會提到他的,都是重度獨立樂迷,其中也不乏在大型音樂祭的朝聖之旅才被Peter深深打動的樂迷。是什麼神奇的魔力,讓Peter能在大團林立的音樂祭裡,憑著單槍匹馬的身影迷惑素昧平生的觀眾呢?

已結束

已結束

世界上存在很多這樣的音樂家,他們的現場演出不是在於聲勢或者技術,而是演出時的「現下感」,好像時間真正回到我們身上,那是一種很簡單,也很難得的體驗。

 

Peter Broderick 這次來台,究竟會表演幾種樂器呢?

這次不會有小提琴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