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二十歲時的自已感到滿意 – Cicada樂團 江致潔 專訪

去年已經參加過P Festival的Cicada,今年以新的團員組合推出新專輯,並且和樂迷極度期待的Balmorhea同台演出。

今年一月十日在女巫店的「Happy End」演出,樂團主腦致潔不能自已的啜泣聲猶在耳邊,現在他們重新邁開腳步,除了更上一層樓的專輯表現,巡迴演出也場場爆滿。在專輯發行前夕,還有一段水底攝影的求婚影片向親友們公開她的喜訊,Cicada樂團吉他手,也是致潔生命中的重要伴侶謝維串通了所有的團員,在海底向她求婚。

她是如何平衡自已的生活與看似辛苦的樂團生活呢?這次不以音樂談音樂,我們談談樂團,感受她目前為止,都還能讓二十歲的自已感到滿意的美麗人生!

(採訪/整理:KK)

Q1:初代團員的離開,讓你學到什麼,在經營樂團或者創作方面,又有什麼改變?

江:團員們的離開並不是意外,從很早以前,團員們就開始透露生活的其他重心,所以一直知道這早晚會發生。當大家都還沒說出口的時候,其實才是最難以言喻的。之前大家會在練團時聊到未來的人生計畫,我雖然也常常在聊天過程中笑鬧地加入討論,但在陪伴好友想像他們未來生活的同時,一邊也很清楚地意識到他們所嚮往的未來將會離樂團越來越遠。

在這之後,我開始更清楚認知到,絕不能將團員的任何付出視為理所當然,我們能一起演奏、一起創作、一起吃喝聊天,都是很難能可貴的。所以每一次練團都很重要,我會希望自己能盡可能地做些準備,讓大家有充實的感覺。

很有趣的是,在創作這方面,待得比較久的團員會一起討論Cicada應該是什麼樣子,新加入的團員也曾有類似的困惑。我自己雖然知道Cicada給人的印象是什麼,但又更覺得樂團的樣貌就是由現在的團員一起形塑的,所以會很期待新的組合可以帶來不同的聲音,甚至是音樂上的新思維。有時候我的角色反而是說服團員們不要太被過去的思維引導,這真是滿有趣的過程。

Q2:海底求婚對妳的影響?你又怎麼看待結婚這件事呢?

江:蛤?原來是要問這個!

KK:欵?那當然啦!(不然要問什麼咧?)通常結婚就是兩個人的事,但你們這麼高調地透過臉書貼影片了,因此我很好奇為什麼求婚這件事對妳的衝擊,會用公開分享的方式告訴大家。

江:其實我過去是真的都滿低調的(澄清一下),這次會比較高調我想是因為有很多朋友幫忙,尤其是團員們也一起籌備這項任務,真是讓我感動得不得了!這已經變成我們共同的回憶了。

之前我就一直很希望能和團員一起潛水,因為《仰望海平面》是一張關於海的專輯,如果只是在岸上看海,那就是一些浪花、風、海面。但當你潛入水中,就會感受到另一個世界。而關於求婚的過程,我其實是徹底被騙了,原以為是我們陪團員考潛水執照,最後才知道是他們要出任務(哈)。

KK:不過以你的個性,應該早有這樣的想法,而不是被求婚才想到要結的吧?

江:算是已經有這樣的打算,覺得可以跟這個人結婚。其實我對婚姻沒有太多遐想,我一直覺得結婚的對象將會是下半輩子最常說話的人,所以一定要是很喜歡跟他交談的人。我和謝維有很多共同的興趣,包括音樂、電影、建築以及後來一起迷上的潛水,我很喜歡和他聊天。而且因為他是水瓶座,總有很多奇怪的想法,邏輯也和我完全不同,所以常常帶給我新的觀點和收穫。

Q3:直接從求婚快轉到孩兒吧:妳會給小孩子聽什麼樣的音樂?如何胎教?

(非常自然地回答起來)
江:我想我會給他聽電子音樂,不要太多愁善感好了。
像是Múm這種有很多種音色又很可愛的電子,感覺小朋友應該會喜歡。或是Flica這種比較沈穩但旋律很正面,不會很陰鬱的音樂,我覺得都滿適合的。另外補充,如果不一定要電,我覺得高木正勝也超適合當胎教音樂,感覺會變成一個很溫柔的孩子。哈哈

註. 看完寫意場在台北的演出,又追加了0:豐富的聲響與節奏也很適合給小孩子聽!

KK:換句話說你不會給他聽Cicada的音樂嗎?
江:這種音樂還是不要太早聽,也不用聽太多,描繪情感的音樂可能還很難吸收吧。我猜想嬰兒的感官可能是很敏銳的,趁早多接觸電子音樂無邊無際的音色,還有豐富的節奏,或許可以啟發他們對聲音的想像力。

KK:那你會強迫自已的孩子學音樂嗎?
江:不會,只可能會想讓他在三、四歲時接觸一點鋼琴,培養他的音感,之後要不要學音樂就是個人的選擇。如果走向别的領域我也會很開心啊,不一定要是音樂。如果要說怎樣的情況是比較不符合預期的,那就是萬一在耳濡目染下,小孩一心想要創作音樂,但卻特別沒有天份,那就會有點頭痛了。

Q4:回想20歲的妳,會怎麼看待現在的自已呢?

20歲的時候我在幹嘛……(認真回憶了一下)。我想我會覺得現在的自已蠻不錯的,還有在玩樂團。
(太感人了吧?)
其實我每次升學都是為了多一點時間可以玩團,從五專考插大,到後來考研究所,都是為了想要有時間玩樂團,因為以前總覺得只要開始工作,就不能玩樂團了。現在可以一邊工作、一邊玩團,這是20歲的我沒想到可以辦到的事。

Q5:還是忍不住想要聊作品,《散落的時光》你們的作品還很單純,大概是想什麼做什麼,集結成專輯。可是在《邊境消逝》就可以感受到很強大的企圖心,不管在和弦編排或者樂曲的格局,都想要變大。可是到了這張《仰望海平面》專輯,又變得比較「無心」,你怎麼看待創作上的改變呢?

當我做完《邊境消逝》決定要再做一張和海有關的專輯時,其實很不安,我一直害怕自己會做不出來。我很佩服像是廖鴻基與夏曼藍波安那樣的創作者,長年一直以海洋為主題,創作出這麼多不同的作品。這過程中,我想盡辦法做功課,一直到開始潛水後,一切就變得異常順利,不到一年就完成專輯大部分的曲子。

這段期間,我對創作也有新的想法。這張專輯有一個特色是,我希望把吉他的角色推到前面一點的位置,專輯的第一首曲子《日出》放進謝維的創作。我覺得鋼琴和吉他的組合其實是很困難的,編曲邏輯和根音的移動方式都不一樣,對旋律的詮釋也很容易打架。我們花了一些時間研究一些古典音樂鋼琴和吉他的合奏,找到了一些靈感。過去謝維很容易自己退到後面,但我還是希望能找到更對等的位置。我們也常常研究Balmorhea的作品,因為他們的鋼琴編曲似乎比較以吉他的邏輯來進行,我覺得這是一種很特別的方式,很期待看到他們二重奏的現場演出。

 

致潔推薦吉他和鋼琴的古典呈現

為了讓吉他與鋼琴的合作更緊密,真的下了不少功夫,這是致潔和吉他手謝維他們喜歡的Duet-Laszlo

Cicada: Facebook, Website, Bandcamp


2015.11.13(五)@ 台北 THE WALL

「耀光場」Balmorhea & Cicada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11.13 (五) 台北
Cicada這個由女性主導,台灣知名的新古典樂團,則擅長海洋、島嶼的語言,她們的作品中的流動感,也常常帶給樂迷暖心、療癒的力量。(詳細介紹)

已結束

已結束

2015.11.13 (五) 台北
鋼琴怎麼觸發搖滾樂團呢?德州樂團Balmorhea是很好的例子。他們能以吉他、鋼琴這樣簡單的配器成功吸引搖滾樂迷,是因為他們作品中份不言自明,開朗、溫暖的力量。(詳細介紹)

2015.11.14(六)@ 台南 涴莎藝術展演中心 (永華館)

「耀光場」Balmorhea & 晨曦光廊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11.14 (六) 台南
台南的樂團晨㬢光廊,參加鋼琴音樂節本身就是特别節目。為了這次演出他們將邀請鋼琴家合作,以僅此一場的特别方式呈現他們的搖滾樂,如果您還是不能想像搖滾樂如何追求和諧的美感,請不要錯過這場演出!(詳細介紹)

Sold Out!

Sold Out!

2015.11.14 (六) 台南
Balmorhea回歸兩人編制後,現場投影對他們的演出相對重要,在涴莎劇場式的空間裡,習慣於搖滾場地的他們將能呈現更好的投影效果,除了兩位各自準備數把吉他和DJ混音台,名貴的鋼琴也是值得期待的美聲來源。(詳細介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