赫胥卡與預置鋼琴:音色、材料、琴弦、調距

若要探究預置鋼琴 (Prepared Piano) 的發源,那麼毫無疑問地,約翰‧凱吉 (John Cage) 為歷史上第一位,實際認真對待及發展預置鋼琴技巧的先鋒派古典樂作曲家。

John_Cage_portrait

John Cage

簡單來說,預置鋼琴也就是「加料鋼琴」,在琴弦置放任何可以改變音色的物體,皆可歸類為此種技巧。然而此種技巧,在前衛孤高的約翰‧凱吉音樂美學之後,已不被音樂家們認真對待,而僅僅當作炫技般的使用。先鋒前衛音樂本質上抗拒體制,反對詮釋,卻只能留下一場虛幻的光景。但德國鋼琴家赫胥卡 (Hauschka) 卻是處於這樣一個承接點,他深刻地挖掘與組裝聲響的表現,同時也把握住預置鋼琴本有的特殊性、與實驗的向度,四種必要的元素:音色、材料、琴弦、調距,他站在這樣的一個操作平台前,讓聲音可以被有意識地聽到,而生成為音樂的表現,並非單純聲音的擊響。

 

 

 

TONE

音色

音色 (Tone) 。首先,鋼琴演奏者,先配置好預想的音色與音準,每種特殊的音色與音準決定出此種質地的印象。鋼琴敲擊出的音色,從歷史上來看,不斷地回應特定大眾的期待與凝聚,政治經濟社會的反動,例如十八世紀美國鋼琴的擊錘上的釘子,是為了模仿歐陸的大鍵琴;二十世紀初的釘錘敲擊鋼琴為沙龍店或尋歡場子的背景音樂;而過去爵士樂手會在琴弦擺上報紙,讓聲響有所不同,或故意聽起來更廉價。鋼琴音色不單服務著大眾的記憶,也參與及創造歷史的轉動。

Material

材料

材料 (Material) 。螺絲釘、螺帽、螺栓、及膠帶,為John Cage當時的主要法寶,他相當嚴謹的使用這些材料配置,一一畫譜記號,預想材料的敲擊音色。材料為決定音色質地的重要因素,而赫胥卡的道具更加多元,有喉糖盒子、乒乓球、夾子,任何身旁的物品都可以被他隨機利用,並且即興演奏。材料不只是置放如此簡單而已,被改變的音色,考驗著演奏者如何組裝不同「響度」與「音準」的聲響,赫胥卡不沉溺在極端的聆聽體驗,反而讓這些「例外聲響」,從容易被忽略的印象中,找到恰當的表現。

String

琴弦

琴弦 (String) 。鋼琴必然不可缺少琴弦的部分,這不是贅言,預置鋼琴的前身與靈感來源,正是約翰‧凱吉的老師亨利‧柯維爾 (Henry Cowell) ,著名的聲響實驗先鋒者。他率先提倡鋼琴家接觸鋼琴內部,直接用手操控制的琴弦音色,甚至不單只是用鍵盤敲擊,而是用手指撥劃琴弦演奏,他稱之為「琴弦鋼琴 (String Piano) 」。這使得約翰‧凱吉從老師中獲得靈感,將鋼琴音色轉化為節奏樂器的質地,給予新的可能性。材料決定出音色,而琴弦部署材料的配置,從直接地「動手」操控琴弦,演變成材料依附琴弦定位。

Distance

調距

調距 (Distance) 。距離不單只是休止符的間距,也是聲音延遲與殘響。聽覺可辨識的,到超越聽力可達到的,都伴隨著物質的摩擦與震動,也就是自體產生出的節奏。鋼琴的制音器,釋放約束,敲擊,束縛,再碰撞,迴響,再制約消除聲響。每個部署在琴弦上的材料,其中的間距,讓琴弦與材料保持一個絕佳的互動狀態,當制音器抽離,這三者之間的距離,不斷調整與產生聲響自身的響度、紋理與韻律。而當下聽奏所感知到的驚訝體驗,是一種聲響起源的懸置,埋蓋在琴身內部,無法直接參透。

 

預置鋼琴的魅力,在赫胥卡的使用下,又重新的誕生,這個技巧過去等同於鋼琴「可能性」的代名詞,現在很幸運地,我們能擁有赫胥卡,把鋼琴的可能性,又再次活化生成。 文/ Simon, Bark樂是浮生錄11號(2014/7)

Buy Ticket

Buy Ticket

2014.10.17 (五)
「預置鋼琴」(Prepared Piano) 意指在鋼琴弦上放置各式各樣的物品,影響琴弦振動甚至發出新的聲響,對很多藝術家來說這種手法主要在傳達哲學意涵或表現「行動」的象徴意義,但對來自德國的他來說,這是彈奏鋼琴以及音樂創作的主要方式。(詳細介紹)

Buy Ticket

Buy Ticket

2014.10.19 (日)
在台北的兩場演出中,為了讓觀眾一窺預置鋼琴的究竟,將準備數台攝影機,直播鋼琴的內部,除了欣賞「小東西」的舞蹈,也能觀察各種聲響的來由。(詳細介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