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連單音都非常美麗」多重樂器傳奇演奏者眼中的鋼琴 – Peter Broderick 專訪

今年的P Festival主題是「世界的碎片」,有感於數位化對人際關係及人與世界的關係帶來的改變,演前訪談我們邀請了不同領域的人士對演出者提問,並以各自獨特的方式呈現,也希望能觸及音樂家的哲學思維,與他們面對世界的主要方式。我們相信世界可能變得很破碎,但當你參與一場好的音樂會,在完整而專注的聆聽過程中,時間還是能回歸它的連續性。

訪問者介紹:斑斑 (SKIP SKIP BEN BEN)

在台灣獨立音樂圈叱吒風雲的斑斑,是台灣己故爵士鋼琴大師吳書齊的弟子,13歲這年斑斑向吳書齊學鋼琴,之後就開始無師自通多樣樂器。2003年,她組了「雀斑」樂團,2007年樂團就得到海洋音樂祭「評審團大賞」,被認為是樂團圈的「超級練家子團體」,樂團成員蘇偉博也彈了一手好琴,還是國家音樂廳專業調律師;班班目前則身兼歌唱、鍵盤、吉他、編曲教學工作。

Peter Broderick每張專輯的曲風都截然不同,演奏的樂器也極其多樣,要找一個人與他對話,斑斑似乎就是最適合的人選,兩位兼具實力與爆發力的創作者,也的確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展開。

「訪者問與答」

P: 您的職業是?
B: 歌手、詞曲創作人、中青年流行音樂輔導員、專業貓奴。

P: 您是否學習過鋼琴?
B: 1999-2001與爵士鋼琴家吳書齊學習爵士鋼琴。

P: 對您而言、2016是怎麼樣的一年?
B: 過去就沒有了、不好好認真不行的一年


K = P Festival創辦人KK,B = 斑斑,P = Peter Broderick

訪問開始

Peter Broderick 4

K: 我聽了最新專輯《Partners》,因為你使用了全音階(自然音階)來作曲,我很喜歡。我感覺整張專輯都是以即興創作的,是這樣嗎?
P: 其實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事先作曲安排好的,除了第一首’Partners’中的一些零碎琴音、還有專輯中的裝飾音是即興處理的,其他首歌都是作曲的。這張專輯中還有兩首翻作的歌 John Cage的‘In A Landscape’還有Brigid Mae Power的 ‘Sometimes’。

K: 你會彈奏很多種樂器,那你怎麼想「鋼琴」這個樂器的,鋼琴有什麼特別之處嗎?
P:我喜歡鋼琴的原因,是即使只有一個人在彈奏,它還是能給予一個巨大、豐滿的聲響範圍。所以呢,是一個適合個人彈奏,而且有回饋的樂器。還有另外一個喜歡鋼琴的原因,能夠非常非常簡單地彈奏,即使只是一些單一的音符,也能聽起來非常美麗。

編按:你知道每年的第八十八天是「Piano Day」嗎?這個由德國作曲家 Nils Frahm 在2015年所創立的節日,短短兩年已有世界各地的鋼琴愛好者在這一天熱情參與(在社群網站上搜尋#pianoday,你就會知道有多少人了。);今年英國廠牌 Erased Tapes 策劃了影像紀錄,收錄了旗下藝人 Nils Frahm, Ólafur Arnalds, Peter Broderick, Douglas Dare, Michael Price, Rival Consoles

B: 如果你能為一部電影擔任配樂創作,會是哪一部電影呢?
P: 我想要為《紐約浮世繪》(Synecdoche, New York 2009)做配樂。這是一部使人困惑、痛心但美麗的電影,Philip Seymour Hoffman(願他安息)驚人、不可思議的演出。雖然我想再替這部電影做配樂,但Jon Brion為這部電影做了十分美麗的配樂……我想我不可能再做得更好……

B: 看過電影《單身動物園》嗎?
P: 是的!我在飛機上面看過一次,是一部很特殊的電影!

B: 如果必須的話、你願意成為哪一種動物渡過餘生?
P: 我想我會成為某種可以飛行的生物 或許是鵰或老鷹,也有可能是蜂鳥?

B: 對您而言、2016是怎麼樣的一年?
P: 2016年是一個充滿變化的一年!很多充滿挑戰的時刻,不過還有很多精彩、值得回憶的時光。

B: 您對自己的音樂有什麼樣的期許?
P: 我沒有很多的期望呢……就像是我種下一顆種子,然後等待它自己成長,時不時給予它水分以及陽光。我嘗試讓我的音樂是一種開放的狀態,讓它能以我沒辦法想像的方式成長。

B: 你認為人性最珍貴的特質是什麼?
P: 我會說 同情心 我們就是應該要關心彼此啊!

B: 請問是否有在夢境中彈奏鋼琴或聆聽音樂的經驗?
P: 是的,的確。其實我最近有做過一個夢,夢見我正在聽我自己的新專輯《Partners》。我想這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張專輯,因為我做了決定,不會在任何錄音、製作階段去聽這張作品,所以我實在很好奇它的聲音最後聽起來如何……甚至在我的潛意識裡 ;-)

B: 有沒有任何欣賞的東方文化? 如果有,他們是否有帶給你任何的影響?
P: 我最熟悉的東方文化應該是日本吧……我有一張日本笛的獨奏專輯,真的非常美麗。 同時,我也受日本農學家、作家 福岡正信Masanobu Fukuoka 啟發很多。我非常期待第一次拜訪台灣!

Peter Broderick
Website
Facebook


ERASED TAPES 系列發行

Peter Broderick

BUY

P FESTIVAL 2016

10.1 (六) @ 臺灣大學藝文中心雅頌坊

已結束

已結束

鋼琴只是他的樂器之一。通常會提到他的,都是重度獨立樂迷,其中也不乏在大型音樂祭的朝聖之旅才被Peter深深打動的樂迷。是什麼神奇的魔力,讓Peter能在大團林立的音樂祭裡,憑著單槍匹馬的身影迷惑素昧平生的觀眾呢?

已結束

已結束

世界上存在很多這樣的音樂家,他們的現場演出不是在於聲勢或者技術,而是演出時的「現下感」,好像時間真正回到我們身上,那是一種很簡單,也很難得的體驗。